你闭嘴a

一个故事而已

坂田小春卷:

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关于种花家玫瑰庄园的故事……

种花家有一个庄园,里头住着一大家子,这个家族传到他们这一代,已经是世界上最最闻名的庄园了。

大房子里有胖爸爸和柔软真诚的孩子们,他们勤恳辛劳,只为产出最馥郁美丽的玫瑰。

种子破土而出,悉心浇灌培育,偌大花田里光彩夺目的也不过几株。

大多时候都是晴天,胖爸爸挑着最重的水桶走在泥泞小径最前边,叔叔们拎着铲子,笑着呼喊后头挤作一团吵吵嚷嚷的小孩子们。

脚印时深时浅蜿蜒远去,小孩们赤着脚,挽起袖子,皮肤在长时间与阳光亲密接触后泛出浅金色,他们走的大步却又小心,好几次摔在泥里,想要哭,瘪瘪嘴却又一声不吭爬起来拍拍膝盖继续跟着大人们的脚步前进。

胖爸爸有些凶,最爱批评调皮的老四和爱闹的老三,最舍不得批评的是乖巧懂事的老大。

每当这时候,孩子们低着脑袋不吭声。
黄昏来临,晚饭上了桌,大家却发现碗里多了一个香喷喷的鸡翅膀。

鸡翅膀很神奇,吃掉后膝盖上的淤青,手腕的刮痕,甚至后脑袋磕出的包,忽然就失去了本该有的痛感。
每个孩子都有一颗种子。

有些含苞待放,有些花开正盛,胖爸爸每天早上推开窗,都幸福的想笑出来。

正午时约着叔叔们弯着腰一块一块撑开帐篷遮阳,孩子们滚在凉席上呼呼大睡,他们为了让自己的种子开花,想尽办法,后背汗津津冒着汗。

风吹来。
最边上的小胖娃儿翻了个身,天真吧唧嘴,他在很小的年纪已经开了花,每天照旧不误照顾着那朵花,再开一点吧,他歪着脑袋祈祷。

世界上有无数盛产玫瑰的庄园,每回儿胖爸爸领着孩子们种出令人艳羡的玫瑰,为他们欢呼雀跃的小兔子手上举着小小的红色图徽,比他们深夜偷吃过的粉色棉花糖还要甜。

好像吃过的苦,翻过的跟头,这一瞬间都不算什么了。

种花家以他们为傲,他们也以种花家为傲。

明明翻开时是纯真善美童话书,一页翻过,天翻地覆,竟又是黑童话。

种花家无声无息藏了只披着温顺家犬的地狱恶犬,四处作乱,最后夹着尾巴进了庄园。

恶犬不爱玫瑰,更不懂玫瑰,它脑子里只想,好看的东西就得摘下来。

以往的暴雨天。
胖爸爸和孩子们会淋着雨去守护还未绽放的珍宝。

可睁开眼,胖爸爸却已经不见了,房间里没有,厨房里没有,爸爸最爱睡的摇椅里也没有。

叔叔们叹着气,孩子们脱了鞋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走,委屈得眼眶都红起来,却还是像以往的每一次,没有哭出来。

墙外边有的兔子叽叽喳喳,庄园里只是没了爸爸,房子还在,花也还在,一切如常,只是少了个爸爸而已。

恶犬住在庄园最里面那座又高又尖的塔楼里,鸟语花香,莺歌燕舞,日子过的舒服美好极了。

艳阳天,孩子们在走过无数次的小径上,手里的水桶那么重,那么重,连老大向来笔直高傲的脊骨都微微弯了下来。

别怕它。
咱们不怕它。
有娃娃奶声奶气的说。

孩子们都清楚,很快美丽的玫瑰都该凋谢了,房子会被拆掉重建,就连晚餐时静静躺在碗底的鸡翅膀,也再也不会有了。

正好,要到开花的季节了。

庄园外聚集了许多来看孩子们和玫瑰的小兔子,柔嫩的长耳朵,闪闪发亮刻着孩子们的名字,一蹦一跳着,期待着心心念念的那朵玫瑰。

天太黑,半点星光都见不着。

孩子们聚在一块儿,关了窗户,看不见那座高高塔楼了。昼伏夜出的岁月,血和汗水浇灌出来的玫瑰,在黑沉沉的夜晚,隔着墙外亮起的无数亮光,被一把剪刀决绝而又狠烈的剪断了。

老大一点儿也不乖巧懂事,老二一点儿也不听话可爱,老三一点儿也不嘻嘻哈哈。

花长着刺,养在荆棘深处。
可是长着翅膀的恶犬只需要哼哼两句,就能让荆棘敞开让路。

世上不止有好的魔法,也有坏的魔法,公主可以被好仙女祝福,同样也可以被坏巫婆诅咒。

眼神熠熠的孩子们不想与魔法对抗,也不愿与种花家对抗,他们想要的,只是那个会在他们累了一天后准备魔法鸡翅膀的胖爸爸。

哪怕,这辈子再也不能种花了。

只等到一支折断的玫瑰。
兔子们眨巴眼,用尽一切办法支援着庄园里的孩子们,但也有好多兔子,卖掉了辛辛苦苦种的胡萝卜,从一个森林,蹦哒到另一个森林,却只看见了这朵残缺的花。

庄园外边闹翻了天。

甚至,没剪玫瑰的孩子,都成为了被荆棘刺伤的对象。

一片花田,一家人,曾经剪过玫瑰的孩子,还未开花的孩子,以及正带着另一批孩子展示蔷薇的大人,通通被绑上绞刑架,用名为理所当然的刀,割出了庄园。

满门抄斩全军覆灭往往更具亡命徒的烈性。

很多时候,童话主角想要留退路,却都被拿着笔的作者亲自逼断了路。
倘若沉睡的城堡碰不上仙女安排的披荆斩棘的骑士。
再过一百年,一千年,都醒不过来。

每只兔子都觉得自己是骑士,骑着骏马,挥着长剑,去拯救庄园里的孩子。
有误伤,有分裂,有愤怒。

最终孩子们在庄园里走了出来,身后没有恶犬跟着,道着让兔子心疼的歉。于情于理不管最后是斩了恶犬还是满盘皆输,都该道歉的。

他们是心地善良的种花家孩子。

他们向兔子们浪费的胡萝卜感到歉意,他们知道,如果能赢,他们一定会种出更美丽的花去补偿那些胡萝卜。

种花家的兔子太多了。

各怀心思的兔子都雨后竹笋都冒了出来,渐渐的,也忘了是要拯救玫瑰,只跟着那或好或坏的魔法,要用玫瑰去对抗种花家。

玫瑰的武器只是刺。
孩子们和玫瑰住在庄园里,庄园里边的塔楼住着地狱恶犬,端着刚泡好的玫瑰茶水俯瞰大地。

兔子离恶犬真是太远太远了,它们不会丢失掉心爱的胡萝卜,也不用被迫搬到另一个森林。

玫瑰刺伤不了恶犬。

仙女还在睡觉,忘记给花瓣施加一丁点儿魔法。

但恶犬住的塔楼,终会被种花家的大兔子,就像每个童话里的高潮,用一把锋利的剑,风驰电掣,烟消云散。

你相信自己有魔法吗?
用兔子的名义,个人的名义,使用那把剑吧。

庄园里住着的孩子们,睡着了。
所有心心念念他们的兔子,祷告着求来了一丁点星光。

虽然晚餐还是没有神奇的鸡翅膀。

凉席上东倒西歪睡着孩子,有白胖粉嫩的,也有黝黑结实的,仍旧是最边上那个小胖娃儿翻了个身,嘟囔着,不怕的。

听说小时侯小孩儿被吓着了,大人都要摸三下额头,说呸呸呸。

孩子们都露着额头。
等着摸额头的大人儿,骂三句呸呸呸。
再给一个神奇的鸡翅膀。

玫瑰庄园还是那个最最闻名的庄园。

评论

热度(1103)

  1. 你闭嘴a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