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闭嘴a

真神奇啊。六度空间理论。

渐无书

人生有那么多错过的东西。

前朝琵琶:

预警:是炮友关系,有女友出没,不政治正确,不真情实感。


感谢我蝶的炮友梗。




渐无书




01


像是算准了点,欧豪刚从刘昊然身上下来,马思纯的电话就来了。


欧豪滚到床的一头,伸长了手,把电话接起来,开口先叫了声宝贝儿,一点不怕在刘昊然面前肉麻。刘昊然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光溜溜地撒谎:没干什么呢,嗯,待会儿发布会,在酒店,跟昊然打游戏呢,好久没见了。


好久没见了,说的也不是实情。


说了几句,欧豪挥手示意,叫刘昊然来听电话,刘昊然会意爬过去,头枕到欧豪腿上,四仰八叉,笑嘻嘻地说:喂,思纯姐,是我。


行,知道了,少打游戏,对眼睛不好。刘昊然一抬眼睛,瞪欧豪,后者正摸着他新理的头,像挑一只瓜。欧豪,听见没,思纯姐不让你多打游戏啊,不打了不打了。


电话那头马思纯轻声笑,说:哎,昊然,帮我看着点他啊。


没问题。刘昊然一口答应。


挂了电话,欧豪俯身在刘昊然嘴上亲了一口:再来一回?


刘昊然推他:来什么来啊,几点了?然后摁亮手机屏,看了眼时间,又抓住了他汗津津的小臂。再来一回吧。这话被吞没在唇齿间。




02


欧豪和刘昊然的“关系”,始于2015年。


那时候录节目,欧豪有晚睡不着,蹲在楼底下抽烟,一会儿旁边又蹲了个人,是刘昊然。你抽烟呀,刘昊然说这话时,特天真特纯洁,像发现了新大陆。


抽,欧豪把烟嘴夹手里,火星一闪,来一口?


不了,我未成年。刘昊然笑笑,夜风把他头发里的洗发水味儿全吹进了欧豪的鼻子。


后来有一回,在野地里,他俩肩并肩躺着看星星,看着看着目光就看到一块儿去了,谁也没声张,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看对了眼,默契惊人。然后欧豪的手探过去,隔着迷彩服捏了一把刘昊然的腰,这时候,刘昊然不说自己未成年了。


当然,在教官、嘉宾还有摄像机的眼皮子底下,两人不敢放肆,最多偷偷掐一下手腕,见机行事地搂一回脖子,就这半秒钟的肌肤之亲也将人撩拨得心神活络,两双眼一碰,各自心照不宣。等待既甜蜜又煎熬,好在等回了北京,俩人倒在沙发上的一刻,双双都觉得没有白等。


还是在那张沙发上,欧豪揽着马思纯看电影,放的是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,片尾曲响起时,欧豪一边给马思纯擦眼泪,一边问她:你说里昂喜不喜欢玛蒂尔达?


喜欢啊。马思纯窝在他怀里,乖乖地仰着脸。


人家未成年,不犯法啊?


你操心什么啊,反正我成年了呀。马思纯红着鼻子,破颜一笑,然后她亲了亲欧豪,又说,心甘情愿就不犯法呗。




03


欧豪和刘昊然完事以后,像没事人一样去参加开机发布会,欧豪穿军靴,刘昊然打绑腿,上边都是白衬衫、蓝军裤,笔挺光鲜。


说他俩有缘分,是不过分的,这次台下座席又是挨着。椅子摆得很密,俩大小伙子坐上去肩抵着肩,很有点革命战友共前行的感觉在里头,欧豪想起马思纯以前要他看的王小波,他没太看懂,但现在也可学以致用:按王小波的话说,他和刘昊然,是货真价实的伟大友谊。


这友谊伟大就伟大在,不久前他们亲密无间,到这时两人却都襟怀坦荡,心中没有一丝龌龊与苟且,绝未辜负开机电影的伟大主题。


发布会散场时,欧豪跟梁大维多聊了两句,一抬头看见刘昊然已经在边上站着了。


等我啊?欧豪问。


刘昊然和他一起往台下走,兴致勃勃分享新鲜事:你知道吗,刚马天宇跟我说……


欧豪觉得裤腰大了,皮带扎得也不够紧,他在意这个,没大听进去刘昊然后头的话。




04


拍《建军大业》对他俩来说,是次挺愉快的经历,剧组里的前辈人都好,戏也好,因此拍摄顺利,且受益良多——人心情好了,在宾馆里折腾起来都更有劲。


得意忘形了,就有险情。


那天戏拍完得早,卸了灰头土脸的妆,换回白T恤,欧豪和刘昊然一合计,去宾馆后头的空地打会儿篮球。


一对一其实没什么打头,翻来覆去就是运球抢断、你投篮我投篮,像小朋友准备体育课考试。欧豪拿了球,想秀一波操作,来个后仰跳投,造型倒凹得挺标准,只是手上打滑,出手一个漂亮的三不沾。刘昊然把球捡怀里,看着他笑。


于是欧豪上去抢球,就是把球从刘昊然怀里往外刨,刨了两下,球掉到了地上,欧豪的手却黏住了,摸索一把,又顺势把刘昊然摁在了篮球架上。刘昊然也不反抗,还在笑,白牙闪闪,特别有感染力,看得欧豪也泄气地笑了。


这一笑救了他的命。


“干吗呢?”正闹着,背后忽然有了声响。


欧豪猛然弹开,和刘昊然一块儿看过去,是刘烨,慢悠悠地走过来,迈的还是主席式的阔步。刘烨看是他俩也乐了,欧豪昊然啊,干什么呢,欺负弟弟?他问欧豪。


欧豪一时语塞,刘昊然弯腰把球捞回怀里:打篮球,他输了赖。


刘烨来了精神,两手在空中抡了抡:来,给我也打两下。接了刘昊然抛过来的球,他还不忘再笑着提点欧豪一句:一个剧组要团结啊,小欧同志,记着。


团结团结。欧豪双手合十,点点头。


别这么严肃,吓得普通话都跑了,哈哈哈。刘烨笑,伸手拍拍他肩。




05


这边《建军大业》拍着,那边《妖猫传》也开了机,刘昊然两头演着,两头都跟欧豪演。酒店床上,他再看欧豪既不脏兮兮、也不画着红眼妆的脸,垂头丧气地说:我看你都看腻了。


欧豪跟个中学生似的顶回来:彼此彼此。


十月的时候,他们分头跑了点商业活动,终于能稍稍解放一下审美。回《妖猫传》剧组前,刘昊然应邀出席金鹰节的颁奖典礼,一看同台嘉宾,还有欧豪。


怎么老是他啊。刘昊然长腿跷在沙发扶手上,跟助理笑着抱怨。


就他们两个人在,助理也直言不讳:就你和吴磊两个人就可以了,画蛇添足,你最近刷豆瓣没?


没。刘昊然抬眼说,剧组里忙。


你和吴磊还挺有热度的。助理笑眯眯地汇报。你有空也可以看看。


我不看。刘昊然干脆拒绝。


不知道金鹰节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和刘昊然的助理一样,也觉得三个颁奖嘉宾纯属画蛇添足,因此彩排时只准备了两份台本。


刘昊然想也没想,让吴磊拿一份,然后自己拿一份,等到该欧豪说话的时候,就举给欧豪看。欧豪眼神并不差,却把台本读得磕磕绊绊的,刘昊然忍不住就笑了,一笑手里的纸也微微地抖,欧豪一把把台本夺过去,自己也乐。


一旁的吴磊觉得他俩关系挺好的,自然未做多想。




06


彩排当晚,欧豪和刘昊然在房间里头试衣服,确切地说,是欧豪看刘昊然试衣服。


像不像服务员?刘昊然套了个印花的马甲,对着镜子一照就笑了。


领结歪了。欧豪提醒他。


刘昊然把领结正一正,再看向镜中倒影:太像服务员了!


欧豪很配合:服务员小刘,给我加盘菜。


等我把这件脱了再吃。刘昊然不知脸红地说,一语双关,掏出手机来:我自拍发个微博吧,还挺有意思的。他自拍倒也利索,就是想文案想了半天,最后憋出来一个“服务员小刘为您服务 满意请按2333[捂眼]”,拿给欧豪看。


欧豪扫一眼,说你这是什么行业啊,举报了。


刘昊然按下发送键,手机往边上一撂,大义凛然地解了衬衫纽扣:要蹲局子一起蹲。


第三天,欧豪和刘昊然同路回襄阳,刘昊然说,昨晚颁奖都忘了发个微博,现在补吧。发完了,又跟欧豪说:转一下。


欧豪点转发,对着空白的文字栏一阵词穷,然后他灵机一动,想起前天晚上的上门服务还没点评过,于是打了一串儿真心实意的“23333333333333”,意思是满意,非常满意。


刘昊然一眼看懂这暗号,好笑地瞪他:真有劲。




07


从十堰回剧组的路上,刘昊然实在是累了,上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,因为先前还在一起打游戏的缘故,也没去别的空座,就在欧豪旁边就地睡,睡着睡着脑袋歪到欧豪肩膀上,他个子比欧豪高,这样其实并不很舒服,但他乐意歪着,欧豪也不打扰。


过一会儿欧豪也困了,就这样,两个人睡得东倒西歪。


欧豪到底年纪大了,睡得浅,比刘昊然晚睡着,也比刘昊然先醒来。


他看见刘昊然弓着背枕在他身上,惬意又理所应当,像剧组里那只小黑猫。他们俩从没在一张床上醒来过,这时欧豪眼里映着刘昊然安安静静的模样,竟觉得有点新鲜,有点好奇。


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端详刘昊然,手机震了起来,刘昊然动了动,迷迷糊糊地问他:到啦?


欧豪掏出手机一看,是马思纯。


他如梦方醒。




08


到了唐城,换上戏装,花花绿绿的大千世界被隔在外头,他们就又是一对飘飘欲仙的白鹤少年了。


快杀青的时候,剧组搬到了河北,欧豪和刘昊然把妩媚的红眼妆洗干净了,彼此打量一下面容枯槁灰败的样子,再次不习惯起来。那阵子欧豪的电影要上映了,心里悬着事儿,有点期待又有点烦,索性一头扎进戏里,分不清眼前是刘昊然,还是白龙。


但该来的总要来的,《少年》首映那天,他和刘昊然、张榕容一辆车去北京,贵妃姐姐不染脂粉,而刘昊然戴着黑框眼镜,穿长款羽绒服,怎么看怎么是个普通大学生模样。首映礼上,该放电影了,影院设备却出了问题,这不是个好兆头。


为了不冷场,主持人只好把话筒给嘉宾,刘昊然坐在观众席上,拿话筒乖乖地说:什么时候放完,我什么时候走。


台上的欧豪想,刘昊然身边真该再有个小姑娘,小情侣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电影院里,在片尾曲响起的时候仓皇地分开。演员刘昊然断送了学生刘昊然的普通恋爱,其实是可惜了。


而刘昊然后来看着欧豪在屏幕上眼泪掉下来,动情地说,我用生命在爱你,他对欧豪太熟悉了,这时候突然不自在了起来,扭头看张榕容,张榕容是个好观众,仍屏息看得入神。


刘昊然没法评判这电影,片方采访他,他把夸一句欧豪,夸一句电影,媒体采访他,他就说影评微信发给欧豪,很得体地开出一张空头支票。


回程的路上,张榕容哼起了片尾的《一生何求》,第二句欧豪加进来,最后刘昊然也被感染着唱了两句。车窗外,路灯快速晃过,光掠过他们的面孔,有虚浮的快乐。


“一生何求,常判决放弃与拥有,耗尽我这一生,触不到已抛开。”




09


最后一场戏拍完,欧豪的灵魂还在出窍,陈凯歌给他花,告诉他你不辜负电影,电影就不辜负你。


当晚刘昊然来找他,杀青了,又不急着离开,大可庆祝一下。结果两个人庆祝起来,都有点恹恹的,仿佛还深陷在某个幻境里,愁绪万千,不得排遣。欧豪伏在后面咬刘昊然的后颈,陈凯歌导演会挑人,这颈子生得比普通人细且长,真的像鹤。


欧豪不知搭错哪根筋,在这时刻不合时宜地好为人师,给刘昊然转述导演的教诲,你不辜负电影,电影就不辜负你。他声音有一点哑,汗落下去,刘昊然疑心他是哭了,但没讲。


所以电影好,电影比人好。喘了口气,刘昊然抓着床单说。


欧豪不知道,刘昊然年纪轻轻的,从哪儿来的这人生感悟,他低头,吻了一下刘昊然的耳朵尖:真的?


真的。刘昊然给他举了个例子,你看,这几个月,电影都拍出来两部了,咱俩,咱俩之间,有什么变化吗,不还是这样,在人身上花时间没用。


刘昊然就这样正大光明地说出来,把他们两个糅合了友谊与情欲的关系抖落得没一点暧昧。欧豪不知怎的,感到被刺了一下,他想刺回去。


那看是谁,我和你花时间没用。


刘昊然笑:我知道了,你和思纯姐,电影拍了几天好上的?


欧豪顿时索然无味。




10


那天刘昊然也察觉到了欧豪情绪不对头,但他没多管,照旧洗澡回房间,关怀欧豪的心理变化并不在他的服务范围里。术业有专攻,欧豪如果有需求,不如给女友打个电话,两分钟的事儿。


而他自己当晚心情闷闷的,多半是因为作别了白龙。刘昊然本人远没有白龙那样叛逆和执拗,否则他又不通幻术,早就要撞死在墙上,在这圈子里,没法钻牛角尖,聪明人都得想得开。但他在戏里戏外受着叛逆白龙的鼓舞,自觉也释放了什么,是什么,又没法儿说清。


杀青宴那天,导演赠他和欧豪两杯青梅酒,结果欧豪支支吾吾,连青梅竹马四个字都讲不利索。刘昊然心里有一点好笑,他和欧豪嘛,关系肯定只能概括成朋友、兄弟、哥们,多一点柔情都是天大的僭越,哪怕是指角色,都让欧豪说不出口。


结果转头主持人又要他们扮什么姐妹,欧豪一边问姐妹是什么样,一边先牵了刘昊然的手。


刘昊然也正思索念书时的女同学,冷不丁手被人拉住,猛地甩开。


原来他自己也一样,容不得一丁点僭越。


你手上有汗。刘昊然笑着找补了一句,作势在欧豪袖子上一擦。欧豪手上没汗,干干净净的,他心里也没鬼。




11


离开剧组后,欧豪再见刘昊然,已经是第二年早春的事了。那时候他到横店探班女朋友,横店挺大的,像个国,其实也特别小,小到他抬头就遇到刘昊然。


哎,你怎么在这儿?刘昊然也看见他,脸上有见了熟人的笑意,把眉毛一抬。


没等他回答,刘昊然自己明白了:哦,看思纯姐吧,我看她好像也拍戏呢。他侧身让开:那您快忙正经的吧,替我问声好。


欧豪和他又聊了两句,最后刘昊然提起前两天开黑,欧豪carry了一局,打得挺漂亮。


欧豪得人夸奖,并不觉得高兴,反倒有些失落。


那天他被狗仔拍到了,后来全世界都知道他欧豪是马思纯的男朋友了。刘昊然也看见了,他想果然纸包不住火,除非根本不是火——他和欧豪这么多次,就从来没人拍。




12


再过一阵子,欧豪也上横店拍戏,和刘昊然忙里偷闲,游戏照打,无论是虚拟的,还是生理的。不过好景不长,刘昊然的剧组很快转战坝上,刘昊然提前都没和欧豪提,临行发一条微信,好在两个人应都没什么留恋。


2017年的夏天,在欧豪不长的演艺生涯里,应被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。为宣传电影,他掏心掏肺地写了长长一条微博,微博里提到那时全剧组都看总决赛,就他一个人支持骑士,其实何止剧组里啊,刘昊然也是勇士的拥趸。他喜欢詹姆斯,刘昊然喜欢库里,他俩真不适合说话。


还是为宣传电影,欧豪动员了不少人给他转发,刘昊然自然也在列,刘昊然草草夸完电影,还不忘在微博里缀个顽皮的小尾巴:兄弟一折,此条五毛。


欧豪想起在河北的时候,有娱乐栏目来采访他,刚好在走廊里拍到刘昊然,刘昊然对镜头给他卖力地宣传《少年》,最后也是那句话,此条五毛。


于是他也作了和当时一样的回复:微信转你。


那天接受完采访,欧豪回房间,刘昊然已经拿着房卡,特别大爷地坐沙发上等他:五毛不贵啊,快给我打钱。


欧豪刚掏手机,刘昊然又说:算了,给你个炮友价,不要钱了。




13


秋天的时候,欧豪的睡眠开始变糟。有一天,凌晨三四点,欧豪睁着眼躺在床上,心里很不平静,想找人说话,微信通信录翻了两圈,想到大洋彼岸的刘昊然应该还醒着。


他和刘昊然的最后一次对话就在前几天,是刘昊然对他说生日快乐,再往前三天,他祝刘昊然生日快乐。除此之外,有迹可循的聊天记录已经是好久以前了,其实近些的本也有,《建军大业》宣传期的时候他们发过几条联络用的,只是发完很快就删掉。欧豪想了想,给刘昊然发了个表情。


十二小时时差外的刘昊然秒回。开工真早。


欧豪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了。


不咸不淡地客套了几句,刘昊然那边恐怕也是一头雾水,过一会儿,拍了几张照片过来。


照片里是高线公园,两排楼间夹着泛黄的草和树,窄径笔直,不知通向何方。还有一张拍的是松鼠,还有一张拍的是肉铺新鲜出炉的牛肉汉堡。


欧豪说,秋色真好。


除了季节这样无关痛痒的东西,他们实在没什么能说的。




14


刘昊然拍完《唐人街探案2》,一来要沉淀,二来手头也没有合适的戏要拍,索性空出两三个月的档期来,放半个假。


不拍戏的时候,刘昊然的活动也不少,前脚忙完生日会,一周后在香奈儿的活动上遇到了马思纯。马思纯见了他很高兴,大概是爱屋及乌的缘故,两人坐到一块儿,马思纯问他,最近好像上线少了?


刘昊然惭愧地笑笑:沉迷吃鸡。


最近他和欧豪不怎么双排了,明明没什么事发生,两个人却也自然而然地淡了,就像毕业以后的老同学。炮友和游戏一样,没有什么无可替代,也没有什么至死不渝。




15


欧豪可能也有类似的想法,等到了《妖猫传》宣传的那几天,他和刘昊然都没提再约的事,他们开始得很默契,结束得也很默契。


不过朋友还是照做,刘昊然还是会在欧豪采访卡壳的时候挺调皮地插话进去,然后被欧豪隔着黄轩打一下。他们也都回答了很多和对方有关的问题,翻来覆去答的都是那几点,合作三次,中性服装,少年气,兄弟情。这些都是不健忘且不瞎的人都知道的事,刘昊然答起来,心中坦荡如有明月高悬。


直到有人问他酒量。


他其实喝多过一回,是在《建军大业》第一次剧本试读会后。前辈们人都豪爽,得知刘昊然也刚好已成年后,灌起酒来一点不含糊,所谓感情深一口闷当如是。最后刘昊然和欧豪都有点醉了,刘昊然趴在桌上,脑子不太清楚,小声地跟欧豪开个愚蠢玩笑:你是不是特喜欢我啊?


欧豪和他离得很近,就快额头抵额头,拿迷迷瞪瞪的眼看他,没有要亲他的意思,更没有要干他的意思,这么看了一会儿,欧豪咧嘴笑:是啊。


然后欧豪笑,刘昊然也笑。


刘昊然觉得,这事他不该还记着,所以他说:我还是有分寸的。


欧豪肯定也早忘了,他也说自己从未醉过。




16


过了年,刘昊然进组了,还是在唐城。


因为拍戏的缘故,他起了个大早,天光将亮未亮时的唐城静得出奇,天还冷着,空气都冻住了似的。刘昊然站在湖前,想起一起上采访的时候,欧豪说还没来得及好好参观一下唐城,他说那你以后来找我,我带你看。


他就那么一说,他和欧豪都没当真,他不会再提起这事,就像欧豪不会真的给他打个电话,问他哪天有空,要不要逛逛长安一百零八坊。


他们之间的故事乏味极了,远没有戏里那样动人,没有爱,更没有恨,从来都两不相欠。潮汕的炮火和山崖上的争执都是假的,他们连离别也不过是,渐行渐远渐无书。


如此而已。




-完-

评论

热度(208)